他不工作不戀愛,年紀輕輕到深山隱居7年Away from Working and Dating He Has Retreated into the Mountains for 7 Years

我現在在山上已經住第7年了 每天早上起床餵狗餵雞,給植物澆水 我叫二冬,山上的房子剛畢業就租下來了 當時就是一個學畫畫的窮學生 剛好知道山里面的老房子很便宜 當時就用4000塊錢租了個20年 畢業之後帶了兩年美術高考班 當老師有一種重複感 帶的學生一屆又一屆,而你沒有任何的變化 當時決定上山,就是不想再過那種重複的日子了 下山買一次太不方便了,我剛上山就開了一小塊地種菜了 果樹有一部分是我來的時候就有的 後來我種了幾棵桃、葡萄、櫻桃(樹) 在有果子的時期我都能吃到 把(杏子)紅的那個尖兒吃了就可以了 其實滿山植物的嫩葉嫩芽都是可以吃的 我吃過槐樹葉子、柳樹葉子 桑葉豆腐湯非常鮮 當你進入一個陌生空間的時候 (會感到)人類最本能的對未知的不安 (牆上)有幾個高僧站在旁邊加持著 這幾個師父的畫像,其實充當了精神層面的防護牆 鵝、狗就充當了外在的防護牆 鵝比狗要靈,遠遠有聲音的話,它會先叫 後來覺得一隻太孤單了,又買了兩隻小鵝 養雞最好玩的就是跟雞有關的詞語都有了它的質感 當有一天雞進院子裡吃菜,你在那趕 那雞嚇得到處亂飛,狗也在那叫的時候 你才發現,這簡直真的是一片狼藉 雞飛狗跳 冬子,拿雞蛋 永琴是我的鄰居 農村人喜歡熱鬧,會沒事找些事跑到我這裡面來 對於永琴來說,我估計就是她的鵝 就是她的一個伴兒 我的那些行為在村民眼里挺被嘲弄的 他們會覺得年紀輕輕的怎麼跑到山里面 我父母覺得你為什麼不去工作,啥也不干 早晨有點寒意,又有鳥叫 你又在那兒澆著水,嘩啦嘩啦的 中午在杏樹下面午休,閉著眼睛也能感受到樹葉的光影 如果那些詩性的東西不重要,生活還有什麼是重要的呢? 我媽每年會來我這避暑一個多月 走的時候都覺得都不太想走了 就覺得如果不是我爸在家的話,她就跟我在山上過下去 我妹妹上了半年班就很焦慮,我說那你過來 你種點菜在朋友圈賣也可以,掙個工資錢就行了 當我妹妹的房子收拾好的時候 我會把我的鵝和雞給她帶過去 我留一隻鵝、一隻雞就夠了 苦行僧那個狀態特別打動我 一個杖一個缽就可以了,走到哪睡到哪 每次收拾房間,那些可有可無的東西我都按“可無”給處理了 床單被罩有6套,我就燒了3套 我朋友給過我很多壺,我都藉花獻佛送給別人了 我現在這個地方還是個淺山,不夠野 還有一些村民鄰居,人的味道還很重 以後我可能會搬到更深的山里去 整個夏夜沒有一點聲音,只有王剛哥(一種鳥)在那叫 空谷幽蘭,萬籟俱寂裡面有一個你 孤獨的清澈感

Loading